首页 »

省级组织部长的“来龙”“去脉”

2019/8/14 9:15:40

省级组织部长的“来龙”“去脉”

 

近日,江苏、上海两地组织部长人选相继调整。截至8月15日,除湖北、安徽、黑龙江三省原组织部长因调任他职暂时空缺外,其余各地的省级组织部长人选均已到位。

 

上海观察梳理了目前在任的28位省级组织部长和31位前任省级党委组织部长共51人(有8位省级组织部长曾在两地轮岗),包括他们初次担任该职务前的任职情况和转任方向,告诉您省级组织部长的“来龙”和“去脉”。

 

组织部长多外调

 

从来源看,51人中,有16人是由中央部委空降,涵盖的部门十分广泛,包括中组部、中央纪委、国资委、原铁道部、国家公务员局、司法部、教育部、全国总工会、原人事部、原新闻出版总署等。

 

虽然部门来源广泛,但这些领导干部绝大多数此前都有从事干部人事工作的经历。如现任甘肃省委组织部长吴德刚原任教育部部长助理、人事司司长,西藏自治区党委组织部长梁田庚原任农业部人事司司长,宁夏自治区党委组织部长傅兴国原任国家公务员局副局长,山东省委组织部长高晓兵原任铁道部政治部主任,广西自治区党委组织部长周新建原任中组部干部五局局长、三局局长等。

 

而辽宁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辛桂梓曾任中组部干部监督局局长,邻省的吉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齐玉曾任中组部党建研究所所长,与周新建、马学军一样,都出自中组部。姜志刚、郭开朗也都曾在中组部工作。

 

除了部委“空降兵”,从其他省份调任也是一大来源。梳理发现,51人中有20人是从其他省份调任。另外,还有15人首次担任省级党委组织部长前在当地任职。

 

需要说明的是,目前在任的28位省级组织部长中,仅有海南、青海、湖南3个省份的组织部长是从本地官员中选拔。与之形成对比的是,31位前任的省级组织部长,有12位此前在当地任职。

 

可见,异地调任或“空降”省级党委组织部长的趋势十分明显。

 

厅局级官员升任少

 

在制度层面上,组织部门肩负干部人事、党组织建设两大重任,是最重要的党务部门之一。正由于组织部门的特殊重要性,执掌一省干部工作的组织部长位置十分关键,上级在选定人选时也更加慎重。

 

上海观察盘点51位现任及前任省级党委组织部长人选时发现,39人任职前原为副省级干部,只有12人此前行政级别为厅局级。由此可见,与省级纪委书记类似,省级党委组织部长多由副省级干部转任,由厅局级直接升任的相对较少。

 

39位副省级干部中,在各省担任省委常委或政府副职的有24人,由中央部委副部级干部“空降”的占11人。

 

由省级人大或政协副职转任的有两人,分别是现任江西省委组织部长赵爱明和今年刚刚转任山西省委副书记的原任海南省委组织部长楼阳生。

 

另有两人是由其他副部级职位转任,原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奇任职前担任杭州市市长,最近出任上海市委副书记的应勇则是在上海市高院院长任上转而担任上海市委组织部长的。

 

在由厅局级升任省级党委组织部长的12人中,多数都是从组织系统内部选拔,尹德明、史莲喜是由地方组织部副部长直接升任,辛桂梓、齐玉、周新建、马学军等人则是从中组部“空降”。吕锡文、徐松南、张少农、陈向群等人此前由地市(直辖市区)一把手担任。

 

另外,现任新疆自治区原组织部长韩勇在任职前是由中纪委系统调任。

 

离职后多转任省委副书记

 

上海观察梳理后发现,省级党委组织部长卸任后,直接获得晋升正部级的案例较少,大多转任其他副省级职位。51人中,仅有吉林省委原组织部长黄燕明和广东省委原组织部长胡泽君升任正部级。

 

虽然直接获得晋升的机会较少,但转任其他副省级职位的省级党委组织部长多数亦获得重用。

 

在离任的31位前省级党委组织部长中,有11人转而担任省级党委专职副书记。由于近年来省委专职副书记本身已经成为正部级官员的主要后备群体,如此安排对于这些组织部长而言称得上是一种重用。

 

另外,还有三人改任省级纪委书记。虽同为副省级干部,相较组织部长而言,省级纪委书记拥有更长的任职年限。

 

除了转任省级党委专职副书记,还有一部分省级党委组织部长继续在组织系统内任职。原广西省委组织部长陈向群由进京担任中组部部委委员,并在今年升任中组部首位60后的副部长。除了上调中央外,还有8位组织部长调往它地继续担任省级党委组织部长,这部分组织部长的安排也有一定的规律性,即一般从西部到中东部地区,由经济欠发达地区转往经济较为发达地区。

 

比较特殊的是,原贵州省委组织部部长张少农去向是上调中央担任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这种安排亦不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