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陀:如何从混沌走向清晰

2019/8/14 10:20:03

普陀:如何从混沌走向清晰

 

是土豪?还是定位不清?

 

普陀区的最新地标,是位于金沙江路内环高架路交叉口的上海环球港,这个总面积48万平方米的巨型城市综合体,一开张便创下多个“最”——面积全中国最大,配置停车位全上海最多,屋顶花园全上海最大……

 

开张第一天,有两条微博被广为转载:“土豪环球港,就是香港海港城+澳门海港城”“这个周末你在哪儿?一半人在上海环球港,一半人在玛雅水上乐园。”电商时代,实体商业作出的一次有力还击,不是在顶级商圈梅泰恒、老牌商业街淮海路,却是在这个新开张的大商场——去年国庆,上海环球港单日达客流12万人次、整个长假期间日均销售额850万元。

 

土豪,真土豪。有人说,上海环球港的“土豪气息”,正契合了其所在的普陀区的内在气质。

 

但土豪仅仅是普陀的一个面。普陀真是个不太容易定位的区。

 

从行政区划来看,横跨内环、中环、外环的它,无疑属于中心城区,但在老上海人的传统观念中,它究竟是中心城区、次中心城区、还是近郊区?

 

从产业布局来看,这里,既有上海早期商务楼群落、最早显露平台经济雏形的长寿板块,也有“新兴贵族”长风生态商务区、中环商务区;既有以“品尊国际”、“中海紫御豪庭”等商品房为地标的豪宅区,也有长征、桃浦、真如三镇的农民别墅;既有主打高科技的桃浦科技智慧城,也有中国工业发源地的老厂房、香烟袅袅的佛教名刹……

 

区域生态的复杂性,让普陀区很难有个精准的定位,长期以来,处于一种“混沌状态”。

 

“五个转型”和“一河五区”

 

2011年12月11日的普陀区第九次党代会,上任4个月的区委书记张国洪,首次提出了打造“西部新兴商贸科技区”的目标。起初,刚接触到这个“复合名词”的机关干部们,有点“摸不清领导意图”:这位在黄浦、静安、浦东、青浦等区主政过的资深地方官员,将会把普陀区领向哪个方向?

 

整整两年时间,干部们边埋头苦干,边摸索定位,边打下几场硬仗——通过“创卫”(创建国家卫生区)初评,关停曹安市场、三官堂禽蛋市场等一批大型低端市场,启动旧区改造……随着工作的深化,“西部新兴商贸科技区”的概念被“抽丝剥茧”为“五个转型”——传统物流业向平台经济转型,苏州河工业区向现代商业商务旅游区转型,桃浦化工区向现代现代科技智慧城转型,城乡结合部向城市副中心转型,“西大堂”向上海西部新兴商贸科技区转型。

 

而“一河五区”空间布局可谓清晰而直观:苏州河绵延流过普陀,沿河而生的长风生态商务区、真如城市副中心、中环商贸区、长寿商业商务区、桃浦科技智慧城这“五区”,各成一格。

 

破题之要

 

从混沌向清晰、从粗放向精细的进程中,摆在普陀区面前的挑战依然很多。

 

首先,是众多不适应发展需求、对市容环境形成沉重压力的低端市场,如何“腾笼换鸟”?

 

目前,普陀区按照“调整关闭一批、支持引进一批、提升鼓励一批”的市场调整提升计划,关闭搬迁了曹安市场、三官堂禽蛋市场等大型低端市场,关闭了桃浦地区一批停车场,迁出、清退或关闭数百家物流企业和仓储企业等。而腾出的空间要用到哪里去,怎样推动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发展,怎样提升国际商贸服务功能,怎样增强科技研发能力?这是普陀区在“十二五”期间需尽快回答的一连串问题。

 

比如桃浦地区转型,被列为市政府重点项目,提升到“上海转型发展的重要示范区”高度,以人为本的产城融合和低碳、生态科技智慧城特色,交通路网和环保等专业规划,诸多亮点让人眼前一亮,但在此过程中,市区如何更好地联手联动、各方利益主体如何更好地共生共赢,是桃浦转型的破题之要。

 

其次,商业领域如何面对新的经济业态的冲击?拿中环商圈来说,这里集百联中环购物广场、农工商118广场、友谊商店、红星美凯龙真北商场、麦德龙普陀商场等五大商业单体于一体,跻身全市十二大市级商圈行列;目前,李嘉诚旗舰集团、香港长江实业集团在上海的首个大型城市综合体等项目,也正在建设中,预计到2018年可见规模。

 

但令人担忧的是,商业零售业面临着整个宏观经济下行的趋势,互联网对零售业的冲击已经极大地改变了这个行业的游戏规则,而随着法律法规的进一步完善,未来海淘(海外淘宝代购)的兴起,则会导致零售业最后的那部分高端利润遭到蚕食,这对普陀区的时尚商业定位来说,可能就是一种釜底抽薪。

 

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结合,应成为普陀区的一条崛起之路。去年,普陀区建立有色金属、陆上交运、保税物流等十大功能性商贸平台,但平台经济既抓“有形买卖”又拓展“无限商贸”的两不误策略并不容易,进一步加快传统商贸业的电子化、平台化、网络化,推动业态创新和能级提升,已迫在普陀的眉睫。

 

再次,普陀区提出的“高端化、集约化、服务化”产业结构规划,是目前大势所趋,但这条路能否走通,面临“国际化城区”静安、“国家级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区”闸北以及“精细化”长宁等相邻区的有力竞争,趋利避害、错位竞争并不容易。

 

布局产业升级,普陀已经有所行动,今年4月,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入驻普陀长风生态商务区。但普陀区能否充分利用这个专业化市场平台的“近水楼台效应”,通过并购金融这个重要途径,促进混合经济发展,化解过剩产能,还是未知之数。

 

新一轮发展中,基础设施建设也是普陀区绕不开的话题。普陀至今仍面临提升市容环境、加强交通枢纽建设的问题,必须改变人们“过一条马路,静安到普陀风景大变”的感受,以综合实力吸引更多企业入驻和项目落地。

 

一些在曹杨新村老工人新村住了几十年的老居民,对普陀老城区很有感情,用他们的话来说,普陀区“受菩萨保佑”。其实,“普陀”、“长寿”、“真如”等与普陀区有关的地名都取义于佛教,区内还有玉佛、真如两处伽蓝名刹。普陀的 “形象标语”让笔者过目不忘:“海上普陀仙境,人间长寿福地”——玉佛禅寺的觉醒方丈前些年还专门为普陀区题写过这句富有禅意的句子。

 

但愿普陀一如既往地受庇佑,而谋事,还是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