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十年弹指间,一名宝山花农的曹家渡花市记忆

2019/11/9 4:09:09

十年弹指间,一名宝山花农的曹家渡花市记忆

周四清晨7:20,人行道上的上班族们脚步匆匆,即将投入一天忙碌的工作。而对宝山花农老段而言,此时已接近他一天工作的尾声——头天晚上七八点从家里装载好鲜花出门,去曹家渡花市内鲜为人知的早市占位摆摊,到第二天早上8:30早市结束,这样晚出早归的生活,已经伴随了老段十多年。

曹家渡花市早市即景


 

【老段的早市生涯】

 

从曹家渡花市进入,穿过零售区的老楼,再往里穿过批发为主的新楼,才能找到鲜花早市的所在——花农和各地批发商直接对接的市场。每天的早市从凌晨两三点开始,8:30左右散场,白天来逛花市的人很少知道这个早市的存在。

 

说是早市,规模并不如想象中大。大约一两百米长的一段窄窄水泥路上,花农的花摊在两旁排列铺开,玫瑰、康乃馨、南天竹叶、粉黛乱子草、芦苇叶……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十分热闹。花摊后面,是花农们运货的货车或电动车。因为花材多少需要修修剪剪,花、叶、草茎散了一地。

早市里的鲜花和运送的货车

 

早市虽然简陋,却是老段一家十多年来赖以生存的饭碗。周三下午,老段从苗圃里采好了红丝绒、卡罗拉等品种的玫瑰,粗粗数了一下有上百捆,在电瓶车上堆得满满当当,一路骑到花市。花少的时候骑电瓶车,花多就开车过来,因为电瓶车的入场费比开车来便宜一些。

 

周四早上7:30记者抵达早市时,老段的玫瑰花已经卖得差不多,只剩下了五六捆,摆在电瓶车脚下等候买主。对今天的收获,老段总体还算满意。前一阵气温高、花长得不好,卖不出价钱,他停了一阵没赶集。今天再来,每捆60朵玫瑰能卖到55元,差不多每朵玫瑰批发价近一元钱,比起几毛钱一朵时的光景,已经好多了。

老段卖剩的玫瑰,随意地摆放在地上


 

【叶子变得比鲜花更贵了】

 

“差不多在2002年的时候吧,我还在精文花市待过。那时花没现在好,价格也便宜,一捆花一块钱出掉的时候都有,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10元钱一捆吧,还是便宜。”老段微微笑着,沉浸在回忆里。精文花市关闭后,老段转来曹家渡花市,成了此处鲜花早市的常客。

进口鲜花木百合

 

老段说,曹家渡花市刚开的时候,里面的商铺大约只有六七十家,早市的花品种也很传统,无非是玫瑰、康乃馨、菊花这些,多出自上海本地。十多年过去,鲜花消费早已进入千家万户,曹家渡花市内已有近300家了商铺,早市的鲜花来源也早从本地扩展到了云南等,进口花材也不少,很多已经叫不出名字了。而且,早年人们喜欢鲜花,花堆得越多越好,现在却喜欢素一些的花艺,鲜花需要有绿叶陪衬,所以现在很多叶材比鲜花卖得贵。

热门的叶材不比鲜花便宜

 

变化的当然不仅仅是商户的数量和人们对各种鲜花、叶材的青睐。当年带着老段从江苏出来的花市“大佬”老许,是老段的远方亲戚。老许特别能吃苦,而且脑子灵活。和老段固守鲜花种植不同,老许进驻曹家渡花市十多年来,不断转型。从最初的鲜花种植、批发零售,到后来转做鲜花的包装纸、礼盒、花篮等,一直朝着利润率高的产品转。

 

十多年打拼下来,老许从初来时的欠了一屁股债,到现在身家颇丰。家里沾亲带故的小辈,跟着老许来曹家渡做鲜花生意的不下三四十人,许多人不仅做实体店,网上店铺的生意也做得相当不错。

曹家渡花市内的多肉店铺

 

老段的儿子小段,在做过搬运工、保安、物业管家等工种后,也开始在宝山的花圃里给父亲帮忙,并在曹家渡花市里学起了花艺。摸索了几年,脑子活络的小段倒腾起了新媒体,和朋友一起用微信公众号做起了鲜花直送和团购,顺便接些婚庆、插花活动的单子。

 

小段说,比起父亲在早市卖几毛钱一支的玫瑰,他用微信号招揽游客到花圃里自己采玫瑰,一支花可以卖3元,来采花的人还特别喜欢这种体验。“反正自己家园子就有花,做这个很方便,而且这些花比从昆明空运过来的要新鲜多了。”小段说。


 

【有人继续,有人离开】

 

曹家渡花市将于今年底正式关闭,对老许、老段而言,下一步去哪里,是接下去需要敲定的事。现在,多数花农和花商都有了初步的方向,灵石路、曹安公路以及古北的好几个花市,都在抢着争取他们入驻。一般来说,花农们的早市去哪里,哪里的花市就能做起来,老段他们是“香饽饽”。与此同时,他们这群人也会扎堆,看看哪里可能人气比较旺,大家就会一起过去。

花市外的横幅,显示着这里即将关闭的现实

 

当然,也有花商并不准备继续做下去。早上8点不到的曹家渡花市内,一部分勤劳的店主已经开门迎客,摆放花盆、给鲜花浇水,也有一些花摊外仍盖着尼龙布。花市外墙上,“违法建筑必须拆除,脏乱现象必须整治”的牌子十分醒目;有人在墙上贴着“花店转让”的纸条,并留下了电话号码;花店旁的“拆”字也不时可以见到。

花店旁写着“拆”字

 

在运转了十年有余之后,曹家渡花市这个位于普陀、静安、长宁三区交界处的市中心最大花鸟市场即将告别,这一地块将结合曹家渡商圈品质提升发展和苏州河贯通亲水平台工程,进行整体规划建设。这十多年来,鲜花从人们眼中的奢侈品变成了日常用品,网购包月鲜花也已非常方便。对于互联网时代而言,花市搬去哪里已经不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满目灿烂的鲜花曾带给人们的愉悦心情,以及那一段与旧日时光有关的记忆。